昌北城。

神矢战队的小院中。

“大家还在想着化灵果的事?”莫宁坐在石凳上,笑道:“对,那果实价值确实惊人,但不该我们得,就不要多想了。”

云洪、王信、冰女几人都不由点头。

“该谈谈卖货的事情。”莫宁开口道:“我们这次收集的东西,像普通大妖和顶尖大妖的东西价值都比较固定,无论是万象楼还是极道楼,都差不多。”

几名队员都不由点头。

整个昌北城数十万武者,宗师、大宗师常年过千位,每年杀死的大妖、顶尖大妖不在少数。

“不过,灰月狼王的内丹和狼皮,很罕见。”莫宁道。

“对。”

狂怒点头赞同道:“灰月狼王领悟了势,得到了天地之力洗礼,狼皮和内丹的质量都远远超过其他灰月狼,我觉得,到时候万象楼和极道楼都去一趟,哪一家给价高,就卖给哪一家。”

领悟势的妖将,普通大宗师根本没希望杀死,必须要领悟势的大宗师圆满高手才有希望。

但是,放眼整个昌北城,这样的高手都极少。

90后清纯姑娘变装秀大眼

所以,每一头妖将的材料,价值都极高。

“好,还是老规矩,等会先去万象楼。”莫宁笑道:“现在,先让钱落袋,都走吧。”

很快。

神矢战队的一群人,直接前往了昌北城的万象楼分楼,将除公狼王外的其他所有货物部卖掉。

同时,也将公狼王的狼皮和内丹亮出,谈了半天价,基本探查到了对方的底线价格,又迅速前往极道楼,最终,经过莫宁的谈判,在极道楼卖出了一个更高价格。

旋即。

五人又回到了小院。

“仅仅内丹,就卖到了八十万银子,这头灰月狼王的价格真是惊人。”王信忍不住道。

“我们战队,这一年,也是第一次杀掉妖将。”狂怒笑道:“等会再去极道楼问问,说不定价格能更高。”

昌北城中,收购货物的商行不少,但武者最信赖的,还是极道楼和万象楼。

“好,先把刚才卖的一起来分掉。”莫宁手中提着一大袋子的银票:“都靠拢过来吧。”

众人围坐一团。

“这次卖的,六枚顶尖大妖内丹一共一百二十银子,二十三枚大妖内丹一共六十九万银子,还有它们的狼皮、狼牙、狼爪一共六十三万两银子,还有部分高级妖兽身上的珍贵材料两万两银子。”莫宁露出一丝笑容:“一共二百五十四万两。”

狂怒、王信、云洪等四名队友都露出了笑容。

这两百多万两银子,是去掉公狼王材料之后的价格,相当惊人的,他们之前一年加起来的收获也就和这一次相当。

说实话。

万象楼出的价格,比他们最初自己的估计,要高出不少。

顶尖大妖内丹,一枚的价格在十到二十五万两银子,大妖内丹,一枚价格大约在一至四万两银子。

“狼王妖将,内丹八十万两银子。”莫宁继续道:“皮毛、狼爪、狼牙三十万两银子,单单它就卖了一百一十万两银子。”

“以上,合计三百六十四万两银子。”

四名队员听着,愈发兴奋,三百多万两,都有希望购买下一件灵器了。

“因为这些材料都是一次行动完成。”莫宁目光一扫,道:“所以做一次性划分,目标是冰女寻找,整场战斗中,我是对抗灰月狼王的主力,杀死大妖和顶尖大妖的主力则是落羽完成,但狂怒最后一箭居功至伟,我占三成,落羽和狂怒各两成,王信和冰女各一成半,大家没意见吧!”

“没意见。”几人纷纷摇头。

虽然莫宁占了最大头,但如果没莫宁,他们根本没希望杀死这么多。

“嗯,那就计算下来,我得一百零九万两银子,落羽和狂怒各占七十二万两银子,王信和冰女各占五十四万两,剩下的三万两,则补贴给狂怒。”莫宁道:“大家没意见吧。”

“没。”

“没意见。”

云洪和王信几人都点头道。

这一战,狂怒掉了半个耳朵,按武者战队的惯例,如果猎杀行动中受到不可逆的伤害,最后战队分割中会稍微补助点。

“好,现在开始分钱。”莫宁一笑,从袋子中取出了银票,是一千两银子一张的最大额银票。

分钱,永远是最激动人心的。

“这一次,比之前四次行动赚的都多。”狂怒笑道:“而且,像今天前几次行动,每次都是深入西昆山脉,又累又苦。”

“这次,向沧大哥走了,如果加入战队的不是落羽,换做其他普通大宗师。”王信摇头道:“恐怕,这次我们战队中,五个至少要死两三个。”

“对,羽弟弟,真是厉害。”冰女也调皮笑着。

云洪感受着王信、狂怒几人的喜悦,也不由露出了笑容。

七十二万两银子,如果是没有进入宗门前,能得这么一大笔银子,云洪一定是无比欣喜,这都抵得上许多富豪的部家产了。

不过,进入宗门后,尤其上次得到宗门的300贡献点,这些银子对云洪就没有那么重要了。

云洪更看重的,还是实力的突破。

很快,莫宁将每个人的银票都清点了一遍。

“几位兄弟。”狂怒忽然开口道:“我决定,退出战队,离开昌北城。”

这一下。

场顿时安静下来,所有人都望向了狂怒。

“呵呵,大家不用这么看着我。”

“其实,上次向沧大哥走,我就有这个念头,不过那次银子没赚够,就决定再拼一段时间。”狂怒笑道:“本来,我想要还要拼一两年,没想到这次又分了一大笔,这三年前后加起来一百多万两,对我来说,赚的足够多了。”

“兄弟。”王信忍不住道:“你之前不是和我说,你不是还想领悟势吗?这一走,恐怕此生真的无望了。”

“对,我是想领悟势。”狂怒笑道:“年少时,我就立志告诉自己,要成仙,后来,我成为了县武院的佼佼者,郡院中我的表现极佳,早早就踏入了无漏境,那时候,我觉得自己距离仙之境越来越近。”

“但是,离开郡院,闯荡四方,一年年过去,我才逐渐明白。”

“梦,始终是梦。”

——

ps:二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