恐怖的法宝自爆,产生浩瀚的能量冲击方圆数里之地。

一股充满着毁灭争议的能量席卷。

几乎将整个天穹都是破开了一个大洞。

浩瀚的光芒之下,范围之内的所有一切都被尽数毁灭,风暴冲击天地,大块大块的土壤腾升飞起,在半空之间层层崩裂粉碎。

像是迎来了末日天灾!

猛烈的真元风暴横扫过天穹,数道身影联手而击,将周遭的真元风暴击散。

身形矗立天穹。

震撼的气势镇压天空。

“逃了吗?”

有沉着的声音低语,目光望着前方空无一人的大坑,目光之中神采闪烁。

“如此珍贵的法宝,说自爆就自爆,此子之果断,委实是出乎意料之外,不知南宫道友是如何惹下这般大敌?”

虚空泛动。

柔顺长发美女明眸皓齿白丝长腿微微一笑写真图片

另一人眉头微皱,声音低沉。

“管他是谁有什么仇怨,狂刀,按照你的吩咐,我们已经出手了,但那家伙逃掉也是属于不可抗力,可不是咱们没有尽力,要知道凭借咱们可没办法完全抵御这法宝自爆的神威。”

“你所答应的东西,可不能赖账。”

又一人出言。

淡漠声音在虚空回响。

空气忽然就变得安静下来,

气氛有些紧张。

南宫霸天面容微微抽搐,难以掩饰的心疼之色一闪而逝。

“三位放心,某家自然不会轻易食言……”

一想到答应的东西,

南宫霸天就觉得内心如同割肉一般。

最重要的是,

还没法将那小鬼给斩杀,让他逃了出去,付出的一切巨大代价最终无疾而终,南宫霸天不心疼才怪。

…..

之后发生的变故,张清元无从得知。

此刻的他,

早已是借助法宝的自爆遮掩,远远逃离了战场的范围。

但这还不够!

真元境中后期的修士神识能够蔓延十数里之外,以张清元的修为境界,在复数位真元中期的修士扫荡之下,简单的逃跑根本逃离不出他们的神识锁定!

所以,

当法宝自爆,恐怖的能量冲击。

借着这一股力量暴退,强忍着身上的重伤,取出在进入灵海剑派遗址之前从曾鸣世手中获得的那一张遁空符,动用真元激活。

那一枚珍贵的遁空符凭空化作一个虚空漩涡,将他整个人吞没。

并且在之间穿梭了空间,出现在数十里之外,来到一片巨大方圆十数里的黄金之色湖泊上方。

但这还不安全!

真元境前期修士神识最多能够扫荡方圆十里范围之内的区域,真元中期神识在一度提升,能够扫荡的地方更远,如果是兼修炼丹师或者炼器师符箓师等的职业的话,那么这个区域范围将会再度提升。

说不定身后的几人有这样雄浑的神识。

能够扫荡到自己的痕迹。

是以出现在黄金湖泊上的张清元没有多迟疑,直接一头扎入了下方的湖水之中,准备彻底阻断身后可能暴露的蛛丝马迹。

也不管其中有没有阵法禁制。

直接潜入水面之下。

不过事实上,他也没有余力去逃离去其它地方了。

因为自爆法宝的缘故,那一剑大刀法宝极为靠近自身爆炸,所产生的冲击力量也将他重伤,根本不可能逃得太远。

“很好,南宫霸天,还有那几个,这个仇,我记住了!”

强压下体内的伤势。

张清元顺着重力坠入下方的金池当中。

大罗金池!

阳金峰上最为神奇的天地奇湖,乃是由大地之下的庚金地脉以及熔岩地脉交汇,最终冲击形成了汇聚在阳金峰上浩瀚的庚金之池。

这个大罗金池,汇聚着庞大的庚金之力。

是炼制法器法宝等武器的上好淬火材料!

但同时。

对于生命体而言,却也是具有着极大的伤害!

只是坠入湖中的一瞬间。

张清元就感觉到湖水之中有无穷无尽,仿佛密密麻麻的小针一般刺入皮肤,那股疼痛满身传入脑海。

让张清元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“混蛋!”

强忍着疼痛。

张清元并没有浮上去的想法。

一者当他动用遁空符,出现在这大罗金池上面,就知道除了下水这条路之外再无其它选择。

因为,

传闻之中灵海剑派的那一件正在蕴养之中的灵器,就处于大罗金池池底!

毫无疑问,

在处理完自己的冲突之后,南宫霸天等人势必会聚集于此!

现在转头,

简直就是送上门去!

与逃离送上门去相比,呆在大罗金池底虽然遭受这种庚金之力的侵蚀疼痛,但同时因为庚金之力的熔炼,使得大罗金池能够极大程度压缩神识力量。

再加上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。

此时借着先到的优势,

潜藏在大罗金池底部,一边疗伤,一边观察这最后的争夺,说不定最终能够趁着机会浑水摸鱼,夺取那最终的机缘呢?

怀着这个想法。

张清元强忍那种刀割侵蚀的疼痛,开始在大罗金池底寻找一块隐秘的礁石群,隐藏在下方,盘坐在地上开始疗伤。

庚金之力虽然不断地在侵蚀,带来了剧烈的疼痛。

但实际上,

这种疼痛对于修士本身的伤害并没有多少。

甚至于因为此地作为灵海剑派炼制法器的淬火之地,这种弥漫着庚金之力的湖水,都是带着一种能够淬炼人身体的作用!

这是隐藏在湖水之下,张清元偶然发现的意外收获!

周遭池水中的庚金之力不断侵蚀。

张清元盘坐在地上。

体内真元轮转,如若化作一个乾坤烘炉。

那庚金之力便被熔炼成为最微小的元素之力,汇入身体的各个细胞之中,不断增强肉身的强度!

张清元发现,随着自己的炼化。

自身的肉身坚韧程度反而在源源不断地提升!

“如果现在我有一门金属性的炼体功法就好了!”

感应到躯体的提升。

有这么一瞬间,

张清元都有些贪心不足地想道。

不过虽然没有金属性的炼体功法,但随着张清元的修行炼化,身上也是随之泛起淡淡的金色光芒。

每一道细胞,血管,甚至于骨骼。

都在这庚金之力的冲刷之下,逐渐强化!

尽管沉浸在湖水之中,那股侵蚀的疼痛未曾减轻过,但感受到体内的提升,张清元心中的欣喜依旧是压下了外界的疼痛!

而此同时,

随着修行炼化,

张清元一身气息逐步平稳。

伤势开始在回春术等术法的施展之下逐步恢复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