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下来的几天里,秦川和赵草儿对大宝打也打过了,骂也骂过了,断绝关系的狠话都放了出来,但是对铁了心要弃文从商的大宝根本不起作用。

见秦老爷子真的放手不打算管,两口子无法只好把关系好的亲戚部叫到家里,希望他们帮忙劝一劝,说服大宝改变主意。

亲爹亲娘的打骂威胁都没有用,这些亲戚的劝说就更是撼动不了大宝的决定了。没过多久他要弃文从商的事就在村子里传开了,急的村长和几个德高望重的老人都跑到秦家来了。

得知秦老爷子不反对,从爷爷那儿继承了村长之位的中年人生气的说道:“五叔,事关大宝的前程,你咋能任由他胡闹?”

秦老爷子掀了掀眼皮,冷淡的说道:“强按牛头不喝水,科考这种事是旁人压着就能考的?”

村长沉默了,半晌后纠结道:“难道就这样放任不管,让他拿自己的前程当儿戏?”

秦老爷子说道:“你也说了,这是他的前程,他要走经商的路子,立志当一方巨贾,那就不是儿戏。”

村长彻底无话可说了,怏怏的去了二房。

身为青山村的村长,又是秦氏一族的族长,他想的最多的就是让村里越来越好,让家族越来越风光,像两百年前那样,在这一方赫赫有名,走出去谁都高看一眼。

虽然秦家出了个秦河,但是多几个有出息的人才没人会嫌少。结果大宝这个被他寄予厚望的好苗子,竟然弃文从商,他哪能不失望?

要是大宝是他的子孙,使尽万般手段也要逼他屈服,可是这人是秦家的,最主事的那个都不管了,他一个外人能干啥?

唉,就这样吧,大宝不成了,不是还有个三宝么?这孩子念书的天分不如他大哥,倒也不算差,将来未必不能中举中进士。

漂亮mm穿短裙写真

如此这般的自我安慰了一番,村长心里总算没那么郁闷了,还反过来劝说了秦川夫妇一番,最后跟几个同样劝说大宝无果的族老离开了秦家。

见大宝态度坚决,秦川也没了法子,索性不再管他。赵草儿却不肯死心,一哭二闹三上吊用上了,逼迫大宝就范。

大宝也是个狠的,赵草儿哭,他陪着哭;赵草儿闹,他陪着闹;赵草儿拿出绳子嚷嚷着要吊死在梁上,他找出一根更粗的绳子,打了个结直接把脖子挂上去。

这一挂,吓坏了赵草儿。等她哭喊着救命,跟秦川一起将勒的翻白眼的大宝救下来,她死命的捶了大宝几下,终于放弃了,同意大宝弃文从商。

不过她提了两个要求,其一是大宝必须在一年内娶妻,否则彻底断绝母子关系,不认他这个儿子;其二是不能终断学业,一旦生意做不起来或是他自己放弃,就继续走科举的路子。

大宝知道这是她最后的让步,几乎没有犹豫就答应了,保证明年娶妻,不让爹娘为他的终身大事操心;学业也不会放松,接受三叔对他的考核。

这场闹腾了小半个月的矛盾,就这样在母子俩各退一步中还算圆满的解决了。

事后,秦笑笑悄悄问大宝:“大哥,你迟迟不成亲,就是为了今天?”

大宝揉了揉她的脑瓜什么也没说,脸上却是掩饰不住的得意。

秦笑笑沉默了,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话:“大哥,你属狐狸么?”

“哈哈,狐狸可没你哥聪明!”大宝大笑,得意洋洋的模样十分欠抽。

秦笑笑哼哼道:“大哥,你这样算计二叔二婶,就不怕他们真的同你断绝关系,把你撵出家门么?”

大宝的笑容落了下来,露出了几分愧疚:“确实是我算计了爹娘,仗着他们对我的疼爱,逼得他们同意我弃文从商。”

事实上,在那天袒露想法前,他并没有十足的把握说服家人,尤其是秦川和赵草儿。他敢在二人面前撒泼打滚的胡闹,依仗的就是他们满腔的爱意,舍不得真的不要他这个儿子。

“大哥,既然你心里明白,那就努力成为一方巨贾,不辜负二叔二婶的期盼。”秦笑笑安慰大宝,心知这条路要是走不好,他们一家三口都会不痛快。

“嘿嘿,就凭哥的聪明才智,成为一方巨贾还不是轻轻松松?”大宝压下那份愧疚,又开始像只骄傲的孔雀得意起来。

秦笑笑无语,这副自大自狂的模样,着实欠一番毒打。

没过多久,大宝弃文从商的事,就传到了秦河和邱夫子耳中。

邱夫子年事已高,许多事情都看开了。他特意把大宝叫到家里,问了他一些问题就把他打发回家了。

秦河则是急的不行,百忙之中向上官请了两天假,赶回家里对大宝进行了一番说教。

只是二房两口子都妥协了,他再三劝说后也不见大宝改变主意,也只能放弃了。回到京城对李莹然说起时,难掩痛心:“大宝机灵圆滑,比我更适合官场。”

李莹然理解丈夫的心情,劝道:“大宝志不在此,咱们说再多也没用。其实这事儿看开了就好,换作书墨书砚对科举无感,想走别的路子,我也不忍心逼迫他们。”

秦河顺着妻子的话想了想,发觉他也无法以父亲的身份,压迫两个儿子做他们不愿意做的事,对大宝弃文从商的痛心渐渐消失了:“唉,还是爹看的通透,儿孙自有儿孙福,只要他们走正途,想做什么就随他们罢。”

李莹然笑着点点头,赞同他的话。

时间一晃,渐渐走到了腊月底。在家家户户为迎新年做准备中,年味一天比一天浓。

这几年,秦家的日子过的越来越好,准备的年礼就越来越多了。往常都是秦山和林秋娘忙活,眼下秦笑笑闲在家里,这事儿就落在了她的身上。

按照秦山林秋娘的话来说,她早晚得操办这些,正好提前熟悉熟悉。

几天下来,她将该送的年礼一一送出去了,也陆陆续续收到了各家各户的回礼。就在她准备歇口气的时候,腊月二十八这天,远在京城的秦府竟然送来了满满一车年礼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