田臧当然不会忘了自己是有后手的。

自己的武艺虽然不咋地,但是李十安的武艺可以啊。

而李十安就在自己身后不远,田臧当然不会冒着生命危险去跟灌婴拼。

喊了一声李十安,趁着灌婴调整准备下一次进攻的功夫,田臧撒开脚丫子便疯狂的向后跑去。

而此刻的李十安也是一脸懵逼的。

他脑海中的震惊,并不比田臧受到的伤害和惊吓少多少。

没错,他是跟着田臧混的。

但问题是田臧对他并不好啊。

有危险的时候他上,田臧心情不好的时候他就是抗揍的沙包。

一点面子也不给自己留,就比如说刚才,自己只不过是劝了他一句,回应自己的就是一个大耳瓜子。

当着那么多人的面,我李十安不要面子的啊?

一次两次也就算了,可这种场面发生的次数,以李十安的文化水平根本就计算不过来了。

清纯美女午后阳光可爱迷人私房写真图片

当然了,李十安也不是傻子。

上个月自己被田臧暴揍的时候,还是吴广开口替自己说了好话,事后也是吴广派人送来的药酒。

而吴广并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,相处的久了大家心里面都清楚。

吴广对手下的士兵那是真的叫一个好,不管受没受到他关照的,心里面对吴广都是敬佩的。

但是就在今天,吴广却被他最信任的手下,田臧给杀了。

李由自然是陈王下令,但随着李十安了解的越来越多,加上刚才的对话。

李十安越来越觉得,陈王或许根本就没有下令杀掉吴广。

看着正在奋力朝着自己跑来的田臧,李十安心中竟越来越恨了起来。

很多时候,人做的某一个决定,其实就是在某一个冲动的瞬间做出的。

现在的李十安就是陷入了这种困境之中。

吴广的死,对军来说都是巨大的打击,田臧若不是用陈王的名义,怕是根本压制不住军的愤怒。

但是现在,一边说是陈王下令的,一边却又告诉友军说吴广被陈王召回了,这么明显的矛盾,傻子才看不出来问题。

所以,李十安拔剑了。

田臧是故意朝着他这边跑过来的,面对着身后的追兵,也只有往这里跑,接下来让李十安去阻挡灌婴,他才有逃出生天的可能。

只要回到大军之中,灌婴便再也不可能奈他何。

李十安的剑,是通过多年的老手艺练出来的,虽然没有正式的比过,但是在战场上,没有任何一个人的剑能比李十安的剑更快。

拔剑,反手握着,不是为了装逼,而是距离太近,来不及再去调整挥剑。

剑锋朝着田臧的脖子便划了过去。

李十安并没有用太大的力气,但田臧逃命的力气可不小,两者相撞,产生的力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的。

尽管田臧的脑袋还在身体上,但正面却已经是一片模糊,鲜血横流。

正在身后追击的灌婴早已做好与李十安缠斗的准备,可看着面前突然发生的这一切,有些懵逼的停下了脚步。

都是行内人,从李十安出剑的那一刻,灌婴便觉得自己可能有点没那么轻松了。

……

招降是一件大事,需要准备的工作有很多。

但招降其实又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,特别是在古代这个时期。

而对于普通士兵来说,每一个人都是浑浑噩噩的。

战争对于他们来说,就是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。

阵营对他们来说,其实真的无所谓。

特别是现在这种没有明显地域划分的阵营,跟着谁都是跟,反正都是造反,只要有口饭吃就行了。

是陈胜?

还是王不饿?

他们真的不在意。

如果吴广还在的话,或许他们会考虑一番,毕竟一个好的领导,还是能够留住人心的。

但是吴广不在了,而先前王不饿又资助了吴广那么多粮食,吴广也不止一次在军中感叹王不饿的为人。

所以,当他们知道是田臧矫称陈胜下令杀的吴广之后,剩下的事情就简单的多了。

王不饿有的是粮食,而且王不饿自出山以来,从未拜过,福利好,待遇优,大家早就听过王不饿军的待遇和升迁制度了,比他们这边不知道好了多少倍。

听闻前线已经取胜,阵斩田臧,三万余张楚大军愿意投降追随王不饿。

还没敞开了跟手下们吹牛逼的王不饿有些懵。

虽然在预料之中,但是这也太快了吧?

“公子!”

“公子!”

“这是什么表情?兵不血刃的就让我们又多了数万弟兄,这难道不是一件高兴的事情吗?”看着士兵们脸上比打了败仗还难受的表情,王不饿有些不高兴了。

“公子,我们……”

“功劳有的是,章邯在后面带了五十多万呢,有你们杀的!”自己带出来的兵,撅一下屁股王不饿就知道他们要干啥,“笑!都给本公子笑起来!”

“哈?”

“哈哈?”

“……”王不饿一脸无语,真特么尴尬。

“公子,这二位便是立下此战头功的将士!”宋轶满脸荣光的指着灌婴和李十安,对着王不饿介绍道。

看到灌婴的时候,王不饿笑了,自己手下的能够出一位这样有勇有谋的百将,王不饿当然高兴啦。

能够表现出这种才能的,王不饿都打算悉心培养一下,不说多的,起码将来做个校尉是没问题的。

至于说另一位,王不饿并不怎么喜欢。

不论对与错,能弑旧主的人,他的形象分在王不饿心中就降低了。

王不饿也怕有朝一日自己会被这种人给干掉,上哪说理去?

“白虎军百将灌婴见过公子!”灌婴毕恭毕敬的朝着王不饿施礼道。

“嗯!灌百将……灌婴?”王不饿本来还打算常规操作一下呢,结果后知后觉的才发现,这是谁来着?

灌婴?

他不是应该在刘邦手下吗?

很快,王不饿便想清楚了缘由。

首先,自己起事比刘邦早,其次,自己名声比刘邦大,接着,咱们的待遇比刘邦好,最后,咱是谁啊?人中龙凤啊,最靓的崽,王霸之气一开,天下豪杰还不纷纷慕名来投?

灌婴,这可是自己手下牌面最大的历史大佬了。

发现了灌婴,对于王不饿来说,简直比收了三万降兵还高兴。

王不饿内心激动的拍着灌婴的肩膀,鼓励道:“表现的不错,有勇有谋,能够随机应变,保持好这份初心,要戒骄戒躁,你的将来不可估量,便是封王拜相也不是不可能的。但是路要一步步的走,踏踏实实的夯实基础,先晋升五百主吧,遇战你们两个商量着来!”